一直都是装作无心无肺

这不是我的理想国

“滴滴滴”每天的闹钟都是这样有条不紊地响起,也在三声以后四声之前被人伸手打断。

”唔“一个伸手顺带出的对这一天无奈的呻吟。

上班。

在脑中跃出,侧头看向床前的闹钟。一个鲤鱼打挺越床而出。7点。


星期一,8点,天气晴朗,忌塞车。

在公交车上,频频看手表也赶不了,这个月的全勤奖估计要没了。

”呲“公交车等了3盏红灯以后,终于停下了。

”D高站到了“公交车内的喇叭传出那把一成不变的女声,但却让我的心乱了一把。现在还有12分钟,如果从D高这里下车,到公司大概有1000米,抄小路跑去公司说不准能赶上。

8点28分。

气喘吁吁的我看着看着打卡机出神了。


那时的我还是初三生,已经参加了不少D市的青年运动会,800、1500米都是我包揽了金牌。D高、E高都向我抛下橄榄枝,D高虽是D市名校,但E高提出免了三年的学费优渥条件。

选择了E高。

E高的整体设施不及D高,因教育环境的限制,让体育生作为的我不得不弃武从文。

初中时期,我的学习时间并不像普读生那样充裕。应接不暇的比赛和大量练习把我的心神都消耗了。确实一整套练习下来,汗吧嗒吧嗒地流还哪来的精力应对每科任老师,应对每科作业。

身体略带疲惫再加上没听懂老师课堂上讲的知识点,眼皮像是吊着铅球一样,在课堂上打起来瞌睡。有一便有二,慢慢的习惯了在上课时间睡起觉,补精神。

慢慢的与同学们的成绩拉开了距离,老师也找我聊起来。

”这次月考的成绩出来,你看看你竟然排到班里的三十名,你上学期的成绩怎么与这学期差那么多。你也准备拿这样的成绩来面对高考吗?......."

“不是,老师最近可能我休息不太够,在下次月我不会再犯同样的错。”

回到家看到父母的脸,想起过去的我在学习上从没让他们忧心过,这次真的对不起父母和老师们。

就这样,我跟球场和跑道分手了。


之后,我也像我爸妈想象一样,考到了F大。

之后,我也像其他大学生一样,逃课打游戏、约会、夜不归宿......

之后,我也像其他毕业生一样,毕业失恋,然后回到家乡碌碌无为,靠着爸妈过活.....

之后,我也像其他人一样忘记了当初在赛道上的奔跑的青春.......


 

评论
热度(2)

© 小女子姓何 | Powered by LOFTER